九藏喵窩V5

 找回密碼
 成為喵居民
搜索
查看: 128|回覆: 6

[同人] 『同』【波可龍迷宮同人】太陽與月亮的使徒 索魯娜 完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20-7-19 16:46:31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本帖最後由 季凌華 於 2020-7-19 20:07 編輯

*此為遊戲 波可龍迷宮的同人(但跟遊戲本身沒啥關聯)
*裡面的姐姐一律使用「她」代稱
*字數含標點符號8800字
*爛尾有,有點太過頻繁換行
*原本要一發完的但發帖一個字大概算三個字節,而且不能超過一萬字節,所以要分段發……(重點是我還要考慮到分段後結尾的完整性,所以大概要發四次……但我保證每一段都會一千字以上

「索魯娜,快一點!」
她回過頭,以稚嫩的聲音催促著索魯娜,一頭暗夜般的紫髮被陽光點綴,好似絢麗的星辰。
索魯娜依舊面無表情,氣場與位於前方、掛著燦爛笑容的她形成極大反差。
默默的加快腳步,索魯娜白金色的髮反射著陽光,帶著一種金屬的冷冽感。
好像嫌索魯娜不夠快,她回過頭,牽起索魯娜的手,帶領索魯娜穿梭於林間。
偶爾,路上出現了小動物,她便停下腳步仔細看著,直到那有著烏黑眼睛的動物像是受不了凝視而倉惶逃竄。
就這樣走走停停,而索魯娜也沒抱怨什麼,只是癱著一張臉緊緊跟著。
手心傳來的溫度很溫暖,她們兩人的呼吸、腳步跟體溫逐漸一致,就像是可以直接感受到對方一樣。
但那截然不同的表情,又將她們的距離拉得如此遙遠。
「啊,那邊有條溪!」
她的聲音將索魯娜拉回現實,那暗紫色的眼睛帶著笑意,凝視著索魯娜。
她們的距離如此遙遠,但沒關係,至少……
自己的身影倒映在她的眼中,真實的在她的心中活躍著。
這樣,便足以。
她以比陽光還要耀眼的笑容對著索魯娜說:「我們中午就在這裡休息吧!」
紅銅色的眼瞳對上她的,然後,索魯娜輕微的點了點頭。
「那就這麼決定了!」
她的每個句子都帶著無法忽視的愉悅,索魯娜看著她把精心包好的便當一層層放好,每層便當裝的都是令人看了就垂涎三尺的豐富菜色。
裡面有她愛吃涼拌雞絲跟芒果,還有索魯娜偏愛的高麗菜。
索魯娜知道,這是她昨晚在母親的教導下細心做出來的便當。
她把自己從客廳半推半拉的弄回房間後,就神秘兮兮的進入廚房。
然後以猶如朝陽的活潑聲音央求著母親,一心一意的為自己做出好吃的飯菜。
索魯娜愛吃的菜並不多,只有高麗菜稱得上是偏愛,所以她最後做出的便當絕大多數都是她自己愛吃的。
但是,這是自己的手足用心做出來的飯菜。
只要有人願意為自己用心,自己就覺得十分滿足。
索魯娜靜靜的聽著她訴說著各種生活大小事,卻不曾開口。
她滔滔不絕的說著,連飯菜也沒吃多少,比起飯菜,跟索魯娜聊天似乎更吸引她。
等到索魯娜都吃飽了,她愛吃的那些飯菜卻沒被動過多少。
「今天又有冒險者來到村子了,是個年紀不比我們大多少的女孩子呢!她有著灰灰的頭髮,武器是那種可以蹦蹦蹦射出很多子彈的那種槍。大家都叫她小紅帽,因為她一直穿著一個有紅色帽子的斗篷,小紅帽去過很多地方,還去過水精靈棲息的墳墓呢!」
她講了很多很多,直到索魯娜指著飯菜,無聲的催促她享用午餐,她才閉上那彷彿藏了所有生活大小事的嘴。
吃飽後,她坐在溪邊,晃動那兩條稚嫩白皙的雙腿。緩緩向下流動的溪水被她打亂,互相推擠著發出嘩嘩水聲。
索魯娜坐在她旁邊,靜靜地,感受著那如同蒼藍天空般的沁涼。
休息完後,兩人繼續上路。
「時間快不夠了,我們加快腳步吧!」
她說著,由快步變為急奔。
索魯娜依舊跟在她身後,不喘不徐。
茂密的叢林中只有一些陽光,俏皮的鑽進樹葉間的縫隙中,停駐在濕潤的泥地及微黃的落葉上。
微風拂過了綠葉,與兩人腳下的枯葉上演一場合奏。
在啾啾鳥叫及呱呱蛙聲中,年幼的兩人奔跑著,稚嫩的臉龐因此染上緋紅。
漸漸的,腳下不再是長滿青苔的泥地;漸漸的,周遭不再是枝葉繁茂的大樹。
石磚及石板取代了土色,而一根根凹凸不平的石柱奪走了綠意。
她的腳步慢下,櫻桃般的臉笑著看向索魯娜。那因劇烈運動而有些細小的聲音述說著自己的興奮:「到了……這裡就…是大家說的,那、那個神殿……」
她跌坐在地上,喘著氣,汗輕輕的滑過了那瘦小的背脊。
索魯娜跟著坐下,頭虛靠著她,原本蒼白的臉蛋像是被火烤過一樣灼熱。
許久,兩人才喘得過氣。
對視了一眼,兩人不約而同的站起身,往更上頭前進。
隨著一階階石梯的出現,壯麗的神殿出現在兩人眼前。
一半鑲著橘黃的太陽石,另一半鑲著暗紫的月光石的建築在太陽下閃閃發光,有如金箔所裝飾。
被細細刻劃出的圖騰停駐在石牆上,那些輪廓像是移動著,將一切變得栩栩如生。
太陽石在陽光照耀下散發著光芒,強烈的橘光被囚禁於其中,顯現出太陽的圖案;月光石即使受陽光照射,卻仍然幽暗的不見底,彷彿吸盡了所有光芒。
她興奮的到處走動,那本就耀眼的笑容此時更加奪目。
索魯娜的小臉依舊平靜無波,只有那雙紫瞳動也不動的凝視著手足。
看著她那麼興奮的樣子,索魯娜將心中浮現的句子硬生生抹滅。
說什麼索魯娜也不想影響她的愉悅情緒。
她將整個地方巡視了一遍。神殿壁上的圖騰、鑲著的寶石及宏偉的外觀,全都被她一五一十烙印於腦海中。
「走吧,看都看過了,再拖就沒法在太陽下山前回家了。」
她噙著那過於燦爛的笑容,充滿活力的牽起索魯娜的手。
兩人開始狂奔下山。隨著太陽逐漸西沉,她們也越來越接近村落,也就是她們熟悉的家。
而索魯娜不會知道,以後,自己會多麼後悔沒將那句話說出口。
那句應要嘶吼著說出的話語。

評分

參與人數 4功勳 +47 收起 理由
翔翔 + 20 這文筆我也甘拜下風了XD
ChaiXiaoyu + 10
予諾 + 2 本來想給10分的,可是他最多讓我到+2。。。.
七九 + 15

查看全部評分

 樓主| 發表於 2020-7-19 19:57:55 | 顯示全部樓層
02、

夏季過了。初秋到來,將夏天的工作全攬下來。
她一如往常的拉著索魯娜四處遊玩,對她而言,那一天短短的時間似乎完全不夠,讓她可以在每一天都做不同的事。
明明這只是一個座落於重重高山中的小村莊,總能被她渲染的多采多姿。
今天她們一如往常的出門,一如往常的跟父母道別,一如往常的四處闖蕩。
明明一切跟平常一樣,但索魯娜卻覺得有什麼不對。
莫名的不安就像發芽的種子,在心中迅速成長茁壯。
手足一樣開朗,父母一樣溫柔。到底還有什麼不對?明明她珍視的一切都如同以往。
但那股令人莫名煩躁的不安卻絲毫沒有消退,不斷的啃食她眼中的平靜。
紅銅色的眼第一次不再是毫無波瀾,裡頭是被不安掀起的狂風暴雨。
「索魯娜?回神喔。回、神!」她有些強硬的語氣是罕見的,讓索魯娜立刻回過神來。
面無表情的看著手足,索魯娜才驚覺自己的走神。
她有些不滿的鼓起臉頰,看起來就像可愛的小松鼠:「妳今天怎麼了,一直走神!人家可是差點丟下妳呢!」
「發呆,抱歉。」
索魯娜吐出幾個關鍵詞語,然後閉上了金口。
身為索魯娜的手足,她也習慣了索魯娜的話少,一會兒便知道索魯娜在說什麼,並以無奈的眼神看著索魯娜。
索魯娜只是默默的將手指向前方,示意她繼續帶路。
明明身在碧綠的森林,她卻能夠分辨出方向,不停的帶著索魯娜欣賞那些不為人知的景色。
浩蕩的瀑布宛如星辰,那些透徹的水舞動著,最終躍入了湖中。
旁邊的石頭被青苔點綴,沾著水珠在太陽底下沉眠。
她們在湖旁休憩,任由自瀑布飛躍出的水珠潑濺到自己,在衣物上留下專屬的記號。
嘩啦啦的水聲是一場驚天動地的大合唱,展現出了剎那的驚愕及永恆的喜悅。
滴答、滴答。
天空下雨了。
原本幾乎被水聲覆蓋的雨聲越來越大,直到那天穹的淚模糊了視野。
柔軟的布料顫抖著尋找溫暖,依靠在那纖細的身軀上。蓬鬆的髮絲被雨水奪去了活力,奄奄一息的趴臥著。
「哈啾!」
稚嫩的聲音突破雨聲的防線,清晰無比的傳入索魯娜耳中。
坐起身,索魯娜偏頭看著自己的手足,那原本如星空般燦爛的紫髮看不見活力,所有的燦爛星光都被重重烏雲掩蓋。
那瘦小的身子顫抖著,訴說著寒冷。
扯了扯她那以濕漉漉的衣袖,索魯娜如願看到她將心神放在自己身上。
「回,立刻。」指了指村子的方向,索魯娜的眼神表示著自己絕不退讓。
她也不多說什麼,拉了索魯娜的手便往回走。
刺骨的寒冷讓她無法若無其事的綻放笑容,只能抖著身子,邁開那白皙的小腿。
天空變得黑暗,烏雲發了瘋似的啃噬著湛藍,那牙齒用力的一張一和,發出轟隆隆的聲響。
白光短暫的破開了一切,最終落下了地面。
緊接著,一束、兩束、三束……越來越多的閃電憤怒的落下,重擊著地面。
明明離村子越來越近,但索魯娜心中的不安,就像那越來越密集的閃電,快速的增長著。
直到那雙腿開始急速邁動、直到那小臉不再平靜,不安都仍持續增長。
她氣喘吁吁的跟在後頭,但平常體貼的調整步伐的手足卻仍未放慢速度,反而越來越快。
白金的髮絲幾乎快消失於她的視野中。
「索魯娜——」她害怕的吶喊,冀望手足能因此停下,像以往一樣默默的陪伴著她,如同以往,一直都在。
索魯娜停下了。
但不是因為她的呼喚。
她們的村子就在眼前。
「索魯娜?」她疑惑的向前,看到索魯娜的肩頭顫抖著。「怎麼了?」
然後,接下來的場景讓她再也無法擠出任何句子。
映入眼中的,是惡夢、是絕望、是地獄。
她的眼前是她們熟悉的村子。
在那滂沱大雨中,唯有綿密的雷電不斷落下,揚起灰燼。
神殿時,索魯娜原本想說的那句話迴盪在耳旁。
而那也是父母、以及所有村民語重心長地告訴自己的話。

『索魯娜,接下來所說的,妳絕對要記得。』
有人說著,粗糙的大手將那小小的手掌包裹住。
『至於這些話,就不告訴妳姐姐了,畢竟那孩子肯定會當成耳邊風。』
那帶給自己無限溫暖的溫和聲音說著,那句比自己性命還重要的話語。
『山上的神殿絕對絕對不能隨意踏入,知道嗎?』
雷電肆虐著,將一切轟成灰燼。
有什麼消失了。
『要不然啊,太陽和月亮會生氣的。』
那一道道天雷,將一切摧毀了。
那個,對於自己而言,比性命更重要的事物。

太陽和月亮降下了神罰。
祂們奪走了侵犯者最珍視的事物。
祂們將侵犯者的村子化為灰燼。
 樓主| 發表於 2020-7-19 19:59:12 | 顯示全部樓層
季凌華 發表於 2020-7-19 19:57
02、

夏季過了。初秋到來,將夏天的工作全攬下來。

03、

近乎一無所有的現在,時間過的有如平靜的水塘般緩慢,彷彿一切都停滯不前。
那轟轟雷聲似乎還迴盪在耳邊,映襯著兩人腦中的空白。
她的淚珠如同那天的大雨,嘩啦啦的下個不停。
索魯娜知道自己應該安慰她,為她拭去那抹滅了燦爛笑容的淚水。
但這次,索魯娜無法。
冰冷竄上了索魯娜的身體,攀附在四肢。就連身體中流動的血液,都像是帶著寒霜。
那些村子化成的灰燼凝聚成一條鎖鏈,緊緊的絞著索魯娜的心。
自己的心彷彿在悲鳴、在哭泣,但索魯娜卻無法發出任何聲響。
不聽使喚的四肢使她們只能靜靜地帶著,直至天藍重現,並被染成炫目的橘紅。
「不行…絕對不能這樣……」
她的喃喃低語鑽入索魯娜耳中,打破由冰冷製成的迷宮。
索魯娜偏頭看著她,紅銅色的眼瞳沒有聚焦。
「沒錯,絕對不能這樣。一定有辦法的、一定有的!」
那潛伏著的聲音豁地躍出。
她站起身,紫瞳裡面是翻滾的雲層。
「只要、只要請求神明大人的話,神明絕對會救大家的!」
她說著,開始踏上她們曾經踩過的路徑。
索魯娜依舊跟在她身邊,但她所說的話語,卻無法進入索魯娜的世界。那些呢喃、那些抱著一絲冀望的文字被凍成了寒霜。
所以索魯娜也不會攔住她。

風彷彿在竊竊私語。
『可笑、可笑至極!那可是太陽與月亮降下的神罰,祂們又豈會輕易收回罪責?』
『嘻嘻、呵呵。即使可恨的無禮者以生命贖罪,也無法平息太陽與月亮的怒火的。』
風彷彿在歌唱。
『啊啦啦,無知的入侵者要贖罪
一道道雷是神罰
啊啦啦,可恨的無禮者要請求
一步步路是絕望
太陽生氣了,要奪走一切
奪走她們的過去
月亮生氣了,要淨化罪惡
抹滅她們的未來』


索魯娜跟著她一步步往上走。
索魯娜不知道她要做什麼,不知道她們要前往何處。她的視野被灰燼蒙蔽、雙耳被雷聲封閉。
神殿很快的便出現在她們眼前。
她曾經興奮無比的到處亂闖,撫摸著那令人驚嘆的月光石。那沉靜的感覺像是她的手足,即使那顏色與紅銅色相差甚遠。
而如今,她卻不再逗留。
她急急忙忙的衝進神殿,那由彩色玻璃拼湊的太陽圖騰及月亮圖騰像是綻放著光芒,令她無法直視。
她將因奔跑而有些發軟的雙腿貼著地板,那冰冷的溫度瞬間爬滿她的小腿及膝蓋。
將膝蓋抵在石地上,她放聲大喊,好似這樣一切就會重來。
「請您讓大家復活吧!拜託您!」
那如同銀鈴般的聲音迴盪在空蕩的神殿裡,顯得特別淒涼。
就像是鐘聲一般,這句話狠狠的砸在索魯娜的心頭。索魯娜那迷茫的眼瞳瞬間聚焦,一切的隔絕瞬間被打破,滿溢的悲傷夾雜著剛產生的驚慌湧出。
索魯娜難得驚慌的大喊,那姣好的臉蛋被淚水扭曲。
「不!」
她疑惑的回過頭,紫瞳內倒映著手足的身影。
任由悲傷模糊了視野,索魯娜一個箭步沖上去,握住她的手。
那體溫總能夠帶給索魯娜溫暖,但如今只讓她覺得心寒。
拉著她拔腿狂奔,索魯娜感覺到體力爭先恐後的往外散。
素來平靜無波的湖面激起了巨浪,令索魯娜感到窒息。
怎麼回事?為什麼她會向太陽跟月亮請求?
祂們因為她們的無禮而降下神罰,現在她們就在祂們的神殿裡,她們會相安無事嗎?
不,不行!必須快點走才行!
無形的藤蔓纏繞住了她們,吸取了她們的體力。
在倒地前,索魯娜心中只剩下一個想法。
不行,至少……得保護她才行。
已經只剩下她了。
——分界線——
她在神殿中醒來。
看著一旁的手足,她急急忙忙的想叫醒索魯娜。
但剛抬起頭,她就覺得有什麼重量壓在頭上。
納悶的往頭上摸去,自手中傳來的是冷冽的金屬感。
咦?
一時間呆愣在地,她怔怔的看著身旁的大刀。
那刀身由紫色寶石消磨而成,上面閃爍著亮光,光點調皮地在刀鋒處遊走。
刀柄的部分地方彎曲成月牙狀,上頭鑲嵌的翡翠彷彿明亮的月光。
更加疑惑,她遲疑的搖了搖手足那瘦小的身軀。
索魯娜身旁有著一面盾牌,那橘黃色的盾面光滑無比。
遲疑的看向那流光遊走的盾面,她看見自己的倒影。
星夜般的紫髮及深色的瞳眸,那是索魯娜最喜愛的顏色。
但是她的頭上多了金屬鑄成的頭飾。
「到底……是怎麼回事?」
她喃喃道,語氣是前所未有的慌恐。
「對了,村子!一定是村子恢復了!」
紫眸的疑惑被驅散,取而代之的是如同星辰般的光芒。
那是,希望。
勾起了甜美的笑容,她更加勤奮的呼叫著手足:「索魯娜,快點醒醒!村子已經沒事了!」
沉睡的人兒緩緩的蘇醒了。
紅銅色的眼瞳隨著時間的推移顯現,裡頭是似晨霧般的迷茫。
「索魯娜!」
她露出笑容,如同雨後的太陽。
無法理解手足的愉悅,但索魯娜還是小心翼翼的嘗試勾起嘴角。
那抹微笑,輕柔的,像是在對待什麼珍寶。
早已被愉悅填滿的眼瞳瞇成彎月狀,她的聲音像是銀鈴般敲響在索魯娜耳旁:「太好了,村子一定沒事了!我們趕快回去吧!」
那瞬間,有什麼,緩緩的在腳下破碎。
索魯娜的雙眸微微睜大,彷彿聽見什麼極為荒唐之事。
恐懼破壞一切的聲響淹沒了索魯娜,那些希望閃動著脫離了恐懼的池底。
有誰在嘶聲力竭的在心中大喊。
『不,不行!必須快點走才行!』
『絕對不能再失去了,不能失去她!』
那是索魯娜的聲音。
須臾前發生的一切被破碎的拼起了。
剎那間,恐懼攀上了四肢,滲入了骨髓。
太陽與月亮,這次,又降下了什麼懲罰?
然後,索魯娜的目光被手足頭上那沉重無比的頭飾捉住。
那是——
拉起她的手,索魯娜不由分說的往外跑。
神殿壁上的那些圖騰張牙舞爪的恐嚇著罪惡者,但那些都不及失去的恐懼。
即將踏出神殿的腳步被硬生生止住,凝結的空氣纏上了半空中的嫩足。
「結界。」吐出了兩個字,索魯娜的瞳中是波濤洶湧的恐懼。
她跟在索魯娜身後,一反她們平常的位置。
紫眸內是滿滿的疑惑。
「結界?可是那不是普通人弄不出的東西嗎?像村子原本用的結界就是太陽大人跟月亮大人……」
然後,一切被串連了起來。
那夜空般的紫眸充滿了不可置信。
無聲的跌坐在地上,她喃喃道:「不,這怎麼可能,為什麼……為什麼啊!」
一片寂靜中,索魯娜的聲音特別明顯。
這是她第一次說出如此長的話。
「村民說,神殿不可隨意踏入。」
「否則,太陽與月亮會生氣。」
索魯娜緩緩說著,那聲音揭開了真相。
那個由她們一手造成、摧毀了她們家園的真相。
「神殿的守護者,一人為劍、一人為盾。」
「無法踏出神殿,被賦予永恆的壽命,終其一生只能為太陽與月亮所用,為其守護神殿。」
以及,即將抹滅她們未來的真相。
她無助的掩住了臉,卻掩蓋不了那些滿溢的絕望。
那些在心中的嘶吼敲擊著四肢五官,喧囂著要衝出。
她們是神殿的守護者、是罪人。
她們是太陽與月亮的使徒。
——分界線——
神殿中,一切都一成不變。
同樣的日升日落。她們不用吃喝,也不需睡眠,但她們會以晚上的夢來消耗時間的漫長與寂寥。
索魯娜更加寡言了。對索魯娜來說,一切已經失去意義。
她們就只能是傀儡。
她不再笑了。
索魯娜很懷念她的笑容,就像最美的夕陽。
她變得陰沉,也不再理會索魯娜,只是看著那七彩的玻璃,獨自的沉浸在思考中。
索魯娜是因為她而繼續活著,而她似乎也默默注意到了。
所以,此時此刻,她還在這。
她還確確實實的活著。
索魯娜總是靜靜地觀察她。
那表情不再多元,但索魯娜總能從那雙深沉的眼中看到什麼。
可索魯娜卻分辨不出那是什麼,那是索魯娜沒見過的情緒。
至少,沒在以往的她眼中見過。


時間過得很快,一天天就那樣過去了。
她眼中的不明情緒越來越多,讓索魯娜感到擔憂。
索魯娜什麼都不能做,只能不斷的說服自己。
不會有事的。
即使就連自己都清楚,那是一個一捅就破的謊言。
 樓主| 發表於 2020-7-19 20:06:46 | 顯示全部樓層
季凌華 發表於 2020-7-19 19:59
03、

近乎一無所有的現在,時間過的有如平靜的水塘般緩慢,彷彿一切都停滯不前。

04、

索魯娜睜開眼。
一模一樣的夢,一模一樣的早晨。
現在,就連那些夢也無法消除寂寞。
不斷重複的夢境、不變的溫柔笑臉、一樣的關懷話語,這些反而成了提醒索魯娜現實的刀刃。
但在同時,卻又讓人如此的渴望。
即使那些夢會讓自己想起現實,卻又讓自己更想沉淪。
正是因為一切已經不在,所以才想靠虛無縹緲的幻境來回憶。
習慣性的尋找那抹星夜般的身影,紅銅倒映著偌大的神殿。
然而,其中卻沒有她。
有些疑惑的站起身,索魯娜開始尋找。
最後,索魯娜在主殿中找到她。
但索魯娜卻沒有一丁點喜悅,遺忘許久的恐懼瞬間淹沒了索魯娜。
化為灰燼的村子、無法踏出的神殿——
以及,逐漸消失的手足。
她笑著,一如既往的燦爛。
但那笑容中的陽光被扭曲的憎恨掩蓋。
索魯娜緩緩的向前。
腳很沉重,不敢置信及失去的恐懼攀在其上,混雜著變得讓人無法言喻。
訴說著神話的玻璃碎落一地,七彩著點綴了地面。
那月牙狀的大刀靜靜地躺在地上,閃爍在其周圍的紫光逐漸黯淡。
她的手腳變成虛影,開始如同粉塵般飛散。
七彩玻璃被踩著發出了清脆聲響,彷彿是給她的哀歌。
索魯娜聽到了她的聲音。
「索魯娜……」
那雙紅銅色的眸終於止不住淚。
「為什麼……為什麼你們都要離開?」
太多太多的情感,融在這麼一個問句中。
「為什麼啊……」她用嘆息的語調說著,其中卻沒有任何惋惜:「因為我受夠了啊。」
「受夠了這神殿的一切、這孤寂的日子、那彩繪玻璃上的虛假故事。」
「太陽和月亮哪來的慈悲?但祂們卻被塑造的跟救世主沒兩樣!」
「所以我要毀了祂們的神殿。」
她說著,那些以前的開朗及活潑不再。

她不再是太陽了。
不再是,自己心中那灼熱卻又溫柔的太陽了。

索魯娜為她而活,而她也為索魯娜而活。
這是個無限的輪迴,直至一方承受不了。
而現在,她再也受不了了。


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沉默成了兩人之間的一道牆。
即使已是最後,但滿滿的話語卻隨著時間而逐漸冷卻。
「索魯娜。」
她輕輕地喚了聲。
紅銅色的眸將她飄渺的身影映在眼中。
「對不起……妳明明一直為我而活,但我卻無法為妳而活。」
她淺淺一笑。那是最純淨、最溫柔的笑容。
如同天使。
所有的一切在索魯娜面前碎裂了。
在村子毀滅後,成為索魯娜的所有的她,消失了。
那破碎的靈魂灑在地面上,如同索魯娜的世界般。
索魯娜哭了出來。
自己的世界,在這一刻,正式毀滅。

不可以……
即使一切毀滅,她也必須活著。
即使她可能會痛苦,但她還是——
必須活著。

因為這是自己唯一的執念。

這是索魯娜第一次使用太陽與月亮給予的力量。
如同星塵的碎片受到牽引,往索魯娜飛來。
而後,飛入了左眼。
——分界線——
索魯娜張開了眼睛。
又是個一模一樣的一天。
白金色的髮絲隨著動作而晃動,在空中勾勒出美麗的弧線。
索魯娜就那樣,靜靜的,坐在那。直至夜晚降臨。
在黑暗中閉上了眼,索魯娜陷入沉眠。
然後,那雙眼睛再度睜開。
左眼是如同星空般的紫色,與右眼那無暇的紅銅色呈現強烈對比。
她就跟索魯娜一樣,坐著,直至天明。
僅留下無人傾聽的話語。
「……早安,索魯娜。」

她最後仍然被迫活了下來。
一個身體,兩個靈魂。
就像是彼岸花一樣,花開不見葉。
索魯娜於白晝中甦醒,她則於黑夜中活動。
現在的她們,被緊緊的連結在一起。
包括生命。

神殿的結界攔住的僅僅只有索魯娜,不被攔阻而試圖闖入神殿的人越來越多。
索魯娜一一擊退了他們。
有的時候,索魯娜開始期盼。
期盼有一個人結束這永恆的一切。

結界開始晃動。
一陣陣的震動迴盪在神殿中,引來了似玻璃碎裂的聲音。
清脆的聲音被埋沒的同時,神殿的結界碎裂了。
黛綠的身影進入索魯娜的視野。
墨灰的髮絲飄揚著,與白綠相間的衣服共舞。那翡翠般的眼瞳堅定的望著前方。
面無表情的站起身,索魯娜喚出了彎刀。
現在的索魯娜就像一樽玻璃娃娃,如此的精緻,看起來下一秒就會崩散。
曾經注視著她的紅銅猶如無機質的死海。
入侵者開口,報上了名號:「阿芙蘿黛蒂。」
抽出背上的長劍,阿芙蘿黛蒂的神情堅毅,凜然的背影像是高聳莊嚴的碧山。
頃刻間,刀與劍碰撞。
阿芙蘿黛蒂的劍法看似優美靈動,但那一劍劍有如阿芙蘿黛蒂給人的感覺——果決、堅強。
索魯娜的刀法則是帶著以往的一些毅然,可更多的是如今的空洞。
缺少信念的支持讓索魯娜漸漸處於下風,阿芙蘿黛蒂的攻勢卻是愈來愈勇猛。
終於,刀的防禦出現了空隙。
全力一刺,阿芙蘿黛蒂直直瞄準索魯娜的要害。
索魯娜看似就要落敗。
「看似」。
一面盾牌硬生生的橫擋在劍的前方,上頭的太陽標誌愈發燦爛。
紅銅色的眼睛在那瞬間被染成了橙橘。
抓住阿芙蘿黛蒂因攻勢被截而產生的錯愕,索魯娜迅雷不及掩耳的舞動彎刀。
暗紫色的劍影閃過,阿芙蘿黛蒂被震退了一段距離。
鮮血自嘴角流出,但阿芙蘿黛蒂卻彷彿毫無感覺,反而從新做好了攻擊架勢。
盈綠的螢光開始附著於劍身,阿芙蘿黛蒂的烏髮透著一絲翠色。
然後,劍猛然一揮。
狂風伴隨著劍氣襲向索魯娜,捲起了漫天塵土。
索魯娜反應不及,整個人狠狠地撞上了牆。
彎刀掉落在地上不遠處,盾則是被緊緊的抓握在手中。
視線有些模糊,索魯娜知道自己已是強弩之末。
碧色的身影緩緩的走進了。
一步、兩步、三步……阿芙蘿黛蒂走到了索魯娜的面前。
這瞬間,黃昏消失,太陽落下了山。
天空被染成了玄黑。
左眼開始冒出星空般的冥紫,那雙眼竟又有了生氣。
她出來了。
瞬間招回彎刀,她對著阿芙蘿黛蒂就是一劈砍。
這下,反應不及的變成了阿芙蘿黛蒂。
「絕對……索魯娜絕對必須活著。這是,我的希望。」
她說著,緩緩的站直了身子。
「抱歉,妳必須死。」
她無法為了索魯娜而活,卻無比希望索魯娜能夠活下去。
矛盾的可笑。
那彎刀即將送入阿芙蘿黛蒂體內。
然而,又是一個轉折。
槍聲響起。
她倒了下來,鮮紅開始自她身下蔓延。
神殿內多出了一抹人影。
鮮紅的斗篷,亞麻色的頭髮,手上拿著一把機關槍。
那是小紅帽——曾經在村子借宿的冒險者。
「咔咔咔」的聲音隨著靴子的起落響起。
小紅帽停在了倒臥的她面前。
小紅帽開口:
「我來還你們的飯錢了……下次投胎,過著平靜的生活吧。妳們是時候解脫了。」
槍響,一切陷入黑暗。
這是她曾經的希望,索魯娜現在的希望。
晚安,祝好夢。
我親愛的妹妹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
謝謝版主的提醒!我把文全都移來了!
舊文重發,大約一年半前的文,這大概是我文筆的最高峰了⋯⋯
譬喻擬人什麼的好燒腦⋯⋯
謝謝看到這裡的你!
發表於 2020-7-19 22:35:51 | 顯示全部樓層
雖然我是沒有玩過這遊戲,但從妳這篇文章裡面可以感受到,
姊妹從無憂慮村民轉為被奪取自由的魁儡,
尤其無助跟欲求解脫的轉折過程都寫得很不錯呢XD

燒腦的成果倒是可以讓人學到不少

不過可惜前兩三篇幾乎沒有分段,讓人讀起來感覺有些緊湊就是了。

點評

謝謝!分段的話以後會多注意的!  發表於 2020-7-20 08:57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成為喵居民

本版積分規則

手機版聊天室|野狗籠|改名申請|排行榜|DNAXCAT

GMT+8, 2020-8-6 23:43 , Processed in 0.038184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